啥都磕一点,喜欢的特别杂

我、我、我
生来死去
不堪,晦暗
搅合着全是黑,灰
像胶着的湿土
我在黎明前死去
在灼热的午时死去
在漆黑一团的月夜里死去
吞下一颗竭诚的种子
长成了歪七八糟的杨桃树
深秋时节
或是夏至
没有果实的
干瘪的树干上
零星挂着枯黄的叶子
骨瘦的枝条上
堪堪挤出苦涩的汁
我在什么流里奋力奔跑
嘶吼,尖叫
那些都淹没于永不停息的流里
直到洪流掩埋了我、我、我
直到杨桃树被砍下
留下秃的树墩
没有年轮

评论

© 松仔糕 | Powered by LOFTER